铜价等待新一轮驱动

2024年07月11日 9:26 616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期货   作者:

二季度,铜市场经历了剧烈的价格波动。在此期间,铜价稳步上升,主力合约价格一度达到88940元/吨的高点,而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3月份铜价格更是创下11104.5美元/吨的历史纪录。然而,这一涨势未能持续,铜价随后步入下跌通道,目前下跌至8万元/吨。

此轮铜价上涨主要受市场预期的驱动,形成了一种“抢跑”型多头行情。3月份,市场对铜冶炼厂减产和停产的预期成为上涨的导火线,迅速“点燃”了市场热情。铜价的持续上涨,还得益于供应受限、美元信用边际受损、货币紧缩政策可能见顶以及需求端的利好预期等多重因素。此外,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市场的挤仓行为也加剧了铜价的上涨,吸引了大量资金流入。但资金的集中涌入,导致远期利好被提前消化,而铜的现实需求相对疲软,形成了预期与现实之间的鲜明对比。

目前,铜期货的持仓量已回落至4月初水平,但市场尚未显示出企稳迹象。

铜矿供应仍为焦点

今年以来,铜市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铜矿供应方面。

据国际铜业研究组织(ICSG)的报告,2024年一季度,全球铜矿产量(包括精矿和湿法铜)达到552万吨,同比增加31万吨。其中,湿法铜约占总产量的20%,铜精矿增量约为20万吨。一季度,全球精矿增量约为25万吨,原生精炼铜增量为26万吨,表明一季度铜供需基本平衡。

二季度,市场情况出现转变。智利和秘鲁4月份的铜矿产量均出现下降,两国合计产量同比下降4.5%。尽管上海有色网统计的全球主要港口精矿出港量维持在正常水平,且截至6月14日已累计出港89万吨,高于历史均值,但这并未能缓解市场对供应紧张的担忧。

铜价的上涨对矿端产出产生了一定的刺激,但目前这种影响更多体现在远期规划层面。例如,智利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将铜年产量增加100万吨,赞比亚财政部部长预计该国铜产量将在2026年达到约100万吨,秘鲁和紫金矿业等也公布了扩产计划,但是上述计划多为长期愿景,实际进展有限。一季度财报显示,多数上市公司的年度产量指引并未改变,只有少数企业如南方铜业公司和自由港公司对产量进行了小幅上调。

尽管有多个新项目计划在今年投产,如Kamoa-Kakula、TFM/KFM、Oyu Tolgoi等铜矿项目,预计将增加70万吨的铜矿产量,但多数项目已在之前做过产量指引,实际新增量有限。预计2024年铜矿供应增量约为28万吨,增速仅为1.3%。

ICSG对2024年铜矿产量从最初的3.7%增速修正为0.5%,仅增加10万吨。这一预测可能过于保守,但反映出市场对铜矿供应增长的悲观情绪。

从长期来看,铜矿供应形势依然存在问题,主要原因是铜矿资本投入不足和难以发现大型新矿。随着矿山开采成本的持续上升,包括矿山品位下降、人力成本提高、合规成本增加以及税收谈判等因素,矿业企业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当前,铜价尚未达到矿业企业的合意扩产价格(约1.2万美元/吨),导致扩产意愿不足。因此,未来的铜精矿供给缺口可能需要通过涨价或利用废铜等其他方式来弥补。全球铜矿增量预计将逐年放缓。

全球冶炼产能增加

今年铜市场的核心焦点集中在铜矿与冶炼产能之间的微妙平衡上,这种平衡已成为TC(粗炼加工费)迅速下跌的主要原因。铜矿的增速预计仅为1.3%,而冶炼产能的扩张速度却异常迅速,导致市场格局发生变化。

2024年,世界铜冶炼行业将出现很多新增产能。海外方面,Gresik将新增40万吨铜冶炼产能,PT Amman在印尼的20万吨铜冶炼项目预计也将于今年完工,加上Adani的40万吨产能,海外新增铜冶炼总量达到100万吨。国内在2023年已新增铜粗炼产能68万吨,预计2024年将再增加61万吨。综合考虑2023年产能的逐步释放,2024年,国内外冶炼产能增量合计将超过200万吨。这一数字远超精矿的供给增长,导致现货加工费从90美元/吨的高位快速下滑。

产能的增长并不等同于产量的实际增长。矿源的紧缺严重限制了精炼铜产能的充分释放。据ICSG预测,2024年,精炼铜增量约为73万吨。其中,约40多万吨来源于矿石,30万吨则依赖于废铜。海外方面,尽管KFM与TFM等湿法铜项目有15万吨的增量预期,Longshi与Udokan等项目合计约10万吨增量,但考虑到不利因素,这些项目的实际运行可能大打折扣。

在3月份铜价大幅上涨后,废铜库存被大量销售,铜的精废价差进一步扩大。短期内,铜精矿库存、废铜的释放以及冶炼厂的检修安排或能缓解原料紧张的问题。据SMM数据,今年1—6月份,国内精铜产量已增加34万吨。三季度以后,如果铜精矿供应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废铜及阳极铜的进口也难以实现大幅增长,届时,原料供应可能再次趋紧。

上半年,铜价的大幅上涨主要受到市场预期的驱动,包括供应受限、美元信用受损、货币紧缩政策见顶以及需求利好的预期等因素共同作用。然而,随着减产、需求不及预期以及金融资本的撤离,价格开始调整。

展望未来,尽管铜的长期供需缺口依然存在,且美元信用受损、货币宽松的趋势未变,但金融资本的重新入场仍需宏观与产业利好的共同推动。当前,铜价仍处于持仓下行、波动率回落的阶段,投资者应耐心等待宏观与产业利好的再次共振。

责任编辑:叶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