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星火燎原“四十八间”

2024年01月24日 11:23 847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铅锌资讯   作者:

 

四十八间院内(修缮后)

衡山南麓,湘江之滨的水口山铅锌矿区中部,有一座四合院形制建筑的百年老宅,貌似与周边的园山村、民主村等几处老民宅无异,实则是五四运动前后,水口山工人秘密聚会及后续从事革命活动的秘密联络点。悠远的变迁中,根缘其48间房屋,逐成水口山十里矿区知名地名——四十八间

“四十八间”全貌(修缮后)

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作为战略物资的铅砂需求量骤增,铅价暴涨,水口山矿业进入“黄金时代”,随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全国各地矿冶技术工人,湖湘大地饥寒交迫的农民,纷纷慕名来到水口山做工。1912年起,矿山的劳动力在两、三年间递增了几千人。为笼络那些时刻影响着水口山矿区生产前途命运的外来技术工人,水口山矿局依托原建筑扩建了四十八间住宅院,供单身或举家来水口山工作的技术人员居住。四合院由南栋、北栋和庭院三部分组成,砖木结构,双坡屋面,悬山顶,人字木梁架。四十八间作为水口山工人运动旧址、水口山铅锌矿冶遗址,见证了如火如荼的水口山工人运动,也见证了水口山洗尽铅华创造的铅锌文明。2013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四十八间——水口山工人秘密聚会旧址

19世纪末,英法德美日比等帝国主义相继把魔爪伸进水口山,丰厚且高品位的铅锌矿藏,令强盗们欣喜若狂,他们勾结军阀官僚,采用秘密勘探、阴谋圈地、削价抢购、高价回销等手段疯狂掠夺矿产资源。20世纪初,水口山矿当局在管理上推行“把头制”和“监工制”的封建剥削制度,在经营上依赖外国人,搞买办活动,水口山矿工倍受封建官僚的剥削和帝国主义的掠夺。矿工们每天在温度高达50摄氏度漆黑的采场,使用简单的生产工具采矿,在井下狭小的坑道匍匐爬行背矿上井,每天下井14小时以上,稍作歇息,就会招来把头的毒打。矿工们自嘲,“是在阴间里过日子的人”,因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窿洞里挖矿,见不到天日,塌顶、封巷、透水、窿火等矿难时有发生,工人们的生命可谓脚踏阴阳界,而工钱、福利待遇微乎其微。

“水口山来山连山,进矿如进鬼门关。矿工世代如牛马,鞭打刑罚命儿贱。血泪重重无处诉,黑夜茫茫难见天!”

“打锤子,拖篓子,一天挣不到三筒霉米子,压死病死弄不到四块木板子,妻儿子女四处逃荒当叫花子。”

这些歌谣就是当时矿工们深受压迫的血泪写照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铅价回落,矿区效益大幅降低,矿当局欠发工人工资的情况频繁发生,少得可怜的工钱还要遭受层层盘剥,工人不满封建官僚和帝国主义商人的压迫和盘剥的矛盾日益激化由于当时没有劳工组织,一些有文化,有一定进步思想的技术工人,经常自发在四十八间秘密聚会,讨论时局,倾诉不满,商讨酝酿争取自身权益的办法和对策,1917年至1920年的4年间。水口山就掀起了四次轰动全省的自发斗争。

1927年5月1日,水口山矿工会组织在四十八间前坪,召开“五一”公审大会。

1917,矿当局公然违反利润分配规定,由“工七职三”变成“工三职七”,私自克扣上年“红饷”,严重损害矿工利益。铅锌矿的敲砂、淀砂厂工人在四十八间秘密酝酿罢工。427日,数千工人围住矿局,爆发了轰动湖南的“打红饷”罢工斗争。1920年,砂价跌落,销路停滞,矿局生财无道,欠发工资,日积月累达13万元。12月,工人们在四十八间聚会,商量对策,5000多工人为索取欠薪,于19日举行罢工。

黑夜茫茫盼天亮,劳工何日见太阳?水口山工人在迷茫中不断寻找出路呼唤领路人。19224月底,毛泽东亲临水口山调查了解工人现状,来到四十八间访贫问苦,与工人一同在矿工集体火房吃饭,倾听工人诉求,强调要建立劳工团体,争取自身权利。在毛泽东的影响下,19225月,水口山工人不满油米处常年贩卖霉米、短斤少两,在四十八间商量后,刘东轩和木工李十八带领工人怒砸油米处,放火烧了米仓库。此后,四十八间亦成为水口山工运期间的重要秘密聚会场所。

水口山工人大罢工之前,由于没有正确的领导,缺乏明确的政治斗争目标和强固的劳工团体,自发斗争一次次均遭失败。但随着马克思主义的加速传播,工人们奋起反抗压迫和剥削的思想萌芽已转为实际的行动,一些工人骨干的斗争意志越来越坚定,斗争水平越来越高,为暗流涌动的工人运动积蓄了巨大能量。

“马日事变”前夕,水口山及附近农村地下党员已近 200 人,为水口山地下党组织全盛时期。192751日,水口山矿工会在四十八间前坪召开“五一”公审大会。矿山工人、附近农民、学生、商人两万多人参加,松枝扎缀的主席台两旁贴着陈章甫撰写的大红对联:“有主义、有策略、有计划,怕他江山铁桶;不贪财、不怕死、不松气,看我好汉英雄”。公审判处谷玉衡、何遥清等2名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死刑,当即由工人纠察队员押到火车坪执行枪决。会后,举行了示威大游行,游行队伍到达松柏后,纠察队员和群众乘势捣毁了英国、德国的天主堂和洋行,赶跑了洋鬼子,在天主堂和洋行的大门口贴上了“打破帝国主义营垒!”“造成无产阶级江山”的对联。

19501025日,从水口山走出的老红军、时任中共郴州地委第一书记、郴州军分区司令员的刘亚球主动放弃优渥待遇,带领罗新民、李克和他的警卫员王传阳等10余人来到水口山,在四十八间居住近两年时间。排水复工期间,刘亚球以超人的组织协调能力,惊人的毅力,率领水口山工人克服种种困难,排除窿内积水,修复巷道,在废墟中修复和新建冶炼厂,开启了新中国有色金属铅锌工业的复兴之路。

时光不语,岁月不言。四十八间历经百年沉浮,默默记录着水口山工人运动期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水口山工人没有屈服,为争取自身权益而奋勇抗争的奋斗历史;铭刻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批先醒先行者为唤起工农千百万而付出的艰辛和牺牲;也见证了一代代水口山人赓续红色血脉,秉承实业报国强国之初心,勇担民族工业振兴之使命,创造了中国铅锌工业的传世经典。

 

 

责任编辑:王哲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